VR视频 成年

3.0

主演:J.T. Holden  Owen Mulligan Mic 

导演:Owen Mulligan 

VR视频 成年剧情介绍

After witnessing a UFO, Jed Logan soon discovers his sighting may be linked to a secret government p 详情

黑手部队的历代黑手及其领导人

任何宗教都要有教士,而任何军队都会有精英,你可以把黑手组织看作这两个的结合物。黑手组织里的人大多数都是Nod初创时期的成员,经过战役的磨练和反复的思维灌输,黑手组织成为NOD的核心部队之一。如果这个“宗教内的宗教”也有一位圣人的话,那他一定是基甸·瑞夫索将军。冷血、阴沉、若然开口说话必然捎上几句宗教格言,基甸·瑞夫索将军在很多地方与凯恩相反,凯恩总在每一个可能的机会向社会公众宣传NOD的信仰,而瑞夫索将军阴沉冷酷的性格使他更愿意在黑暗中不知不觉地行动。他一眼看上去没有领袖的风范,但他冷酷的性格却非常富有诱惑力。他极富才能的头脑使黑手组织的成员狂热地忠诚于兄弟会与凯恩,这种忠诚在所有兄弟会成员中都是无出其右的。瑞夫索最早为非洲大陆上一位最有实力的军阀充当智囊,后来凯恩需要人来带领一批间谍与特务到突尼斯建立作战根据地所以把他招募到Nod组织中。瑞夫索利用他的头脑做出了冷酷精确的判断,通过煽动性的言论和恐怖主义的炸弹,在很多国家中引发了人民革命。结果,Nod成功地在这些国家中建立了傀儡政府。如同泰矿,瑞夫索的上位也伴随着一些意料之外的效果:他迅速在黑手内部提升为一个宗教形象,并且很快成了这支精锐Nod部队的“非官方”首领,带有他个人特色的思想被加入到Nod的教条中,而这支部队的最终正式名称来源于凯恩的一句话:“当我们抓碎压迫者那黑色的心脏,我们会见到自己的手也沾上血黑。没有今天的犁土,便不能播下明天的种子。”因此这支名为 Nod之黑手 的部队也就名正言顺的承担起各种“脏”工作——暗杀、绑架、恐怖活动还有其他一切暗中破坏行为。黑手中的行为要求是非常严厉无情的,而戒律更可以说是残酷,但每一个Nod士兵都梦想能提拔到这个会把任何一个老好人的手染黑的地方。实际上,黑手组织同Nod的关系是一种平行的关系,Nod的行为是不断证明资本主义的腐败,凯恩不断发表煽动性的言论。相比与恐怖活动,Nod更愿意通过战场上的正面战斗击败GDI,来说明资本主义的虚弱。而黑手组织则是一个恐怖主义的特种组织,它从不过心自己在公众中的形象,他们除了从事暗杀、绑架还会直接参与Nod的核心绝密计划。最终,瑞夫索将军亲自参与了再创世计划,因基因变异变成一个怪物,最终被尼克·哈洛克·帕克尔上尉杀死。 埃及将军哈桑借由和GDI所罗门上将的秘密交易获得部分支持并接受其控制,坐稳了Nod内部集团的头把交椅。他牢牢控制着Nod的军队,享受着这种几近绝对统治的满足感,并且希望一直保持现状。这种所作所为使得兄弟会的发展陷入停滞。2030年初,詹姆斯·所罗门上将命令他的傀儡安排处死现任黑手首领安东·斯拉维克。哈桑通过一系列阴谋操作及伪造证据(很多事实上是哈桑自己的罪证),宣布了“塞尔维亚恶狼”斯拉维克的反叛罪行,称他是GDI的间谍。之后,哈桑通过斯拉维克一名亲信士官之手,布下了一系列的踪迹和圈套捕获了这名黑手头领。安东·斯拉维克未经审讯就被解除军衔与所有勋章,送上了处刑台,等待他的将是“100%剧毒药物注射并且不带镇痛剂”……就像他的前任基甸·瑞夫索将军一样,斯拉维克也不是省油的灯。在他上刑的同时,手下的精英干部和间谍-反间谍机关早已布下了天罗地网,一切都在他计划之中。数名精干黑手在斯拉维克美女副手欧克桑那·克莉丝图(表身份是哈桑亲属电视台的一名现场记者)带队下突然拔枪杀进了处刑室,在电光火石之际放倒了所有守卫,救出了已经输进毒素的斯拉维克并向他注射了解毒剂,一行人转眼像幽灵般消失得无影无踪。但事后哈桑的电视台向全世界播出的仍然是斯拉维克赴死的新闻,而不是逃脱。“控制住媒体,就控制住了人心。”——CABAL在哈桑手下一个师的精锐守备军追杀下,救援小组在欧克桑那·克莉丝图少尉带领下脱身回到了斯拉维克的潜地指挥车“蒙塔克”号,入门第一件事就是枪毙了那名叛徒军士。回到指挥席的斯拉维克在CABAL的建议下派出忠诚将士把哈桑的精锐守备师全数歼灭,同时克莉丝图少尉率一支包含特种兵与技工的小分遣队渗透进并夺下了哈桑的御用电视台,向所有人发布了哈桑将军才是真正的GDI傀儡、间谍、叛徒。真相大白于天下之后,他们继续广播了预言式的宗教宣传,要求所有Nod成员重新皈依至高无上的凯恩。之后所有分离势力中的Nod都陆续投奔到重新统一的内部集团旗下,领导者正是斯拉维克将军。一小撮人依然保持对哈桑死忠,他们拥着主子撤退到了位于吉萨金字塔旁的主基地做好困兽斗的准备。有了Nod军队和内部集团的完全支持,斯拉维克对吉萨发起了进攻,铲平了哈桑的所有走狗并最终把这位想做法老的男人五花大绑起来,等候将来的公开处决。Nod之黑手终于成功把分裂三十余年的Nod兄弟会重新统一到一个领袖的指引之下,凯恩的回归也为兄弟会的复兴铺平了道路,至少接近如此。然而Nod的宏大蓝图还需要最后一块补充——在萨拉热窝,第一次泰伯利亚战争的最后战场,同时也是“再创世”计划的各种离奇科技谣言的发源地,埋藏着一个即将被GDI发掘队伍威胁到的秘密。凯恩指派两组人马同时进入该区域,拿回不属于GDI的东西。斯拉维克的部队自南向北发起进攻,而维加将军则从北部包抄。斯拉维克的军队在南部受到一个GDI基地阻挠而让维加捷足先登。深埋在萨拉热窝Nod神殿地底碉堡中的,是一艘在上一场战争尾声建造的外星科技战舰,它还没有等到派上用场的那一天,Nod兄弟会就已经兵败如山倒,它也随之在地底沉睡了三十余年,绝少有人知道有这么个存在。但当地底碉堡闸门訇然洞开,展示在斯拉维克他们眼前的却是——什么也没有,好吧,至少还有个空荡荡的洞穴。不难猜到是先到的毒枭将军维加碰上了一个把凯恩的战船开回南美炫耀的机会,但他的运气可不怎么好,没过多久飞船就在大安的列斯群岛附近失控了并坠毁到美国西南部,GDI重兵控制的地区。在坠毁之前,维加发出了求救信号,这段求救信号同样被转发到斯拉维克的“蒙塔克”号指挥车上。事态紧急,斯拉维克迅速安排了应变行动,调集了大批Nod部队送往北美洲,还有南美洲,保险起见。在迅速获取飞船坠毁地之后,斯拉维克当机立断派出一个轻便快速的特别行动队。和当地不知所以的GDI守军还有维加的亲信草草干了一仗之后,暂时守住了这艘Scrin飞船,却发现飞船内数个重要物件不知所踪,包括“塔西佗”。有新的消息传来,Nod搜救队伍的监视录像发现了一个女性变异人出没,随后确认她就是乌玛贡。作为唯一的线索,斯拉维克设计埋伏了乌玛贡,并使用射程超越命中率极高的新式火炮使她的逃跑希望破灭,乖乖做了俘虏。但随即又在审讯中让她杀了出去,暗中用追踪装置跟着她一路找到了“被遗忘者”的主根据地。在凯恩的指示下,他们出其不意地拿下了该处附近的一个小型GDI基地,然后驾驶着GDI的车辆战机击溃了力量差距悬殊的被遗忘者卫戍部队,塔西佗和变异人首领特拉托斯同时落入这支“GDI”手里,而且一箭双雕让GDI百口莫辩。通过Nod媒体大力宣传这次杀戮事件,激起了全世界的泰矿区住民——那些“被遗忘者”,对GDI一致敌视。在这起成功的策划后没多久,Nod从战俘审讯中得悉GDI正在研制一种能逆转“神化”效果的抗泰伯利亚疫苗。凯恩命令斯拉维克务必摧毁这种药物的研制工厂。Nod在这次行动中完全利用了变异人做炮灰来攻击完善的GDI基地,任务是成功的,GDI研制机构被摧毁,但是参与进攻的变异人也发现了GDI才是在帮助他们的真相。斯拉维克醒悟得更晚的是这是一个圈套,他在战斗中被麦克尼尔指挥的GDI包围,Nod遭受了重大损失并被击败,蒙塔克全员也做了俘虏。站在麦克尼尔身边的正是上次逃出去求援的乌玛贡,她说:“现在根本没有泰伯利姆的解毒剂,‘神化’就等于死亡。”但是Nod的间谍网络神通广大,斯拉维克在囚禁营中也收到了CABAL的劫狱通知,一队精英突击小队在最强的半机械突击步兵带领下,借助神出鬼没的潜地运兵车把方圆几十公里地区闹了个底朝天,斯拉维克和欧克桑那迅速得到解救。凯恩对斯拉维克的被俘非常震怒,但仍在他回来之后把德国汉堡的导弹发射设施转交给斯拉维克,要求他测试一种新的泰伯利亚突变导弹。当GDI和维加正在西半球忙得不可开交时,由安东·斯拉维克和黑手骨干带领的Nod主力奇袭并击破了GDI欧洲方面的防线,占领了位于挪威港市哈默菲斯特的GDI巨大基地,在这里研究设施中的最新声波坦克科技也落入Nod手中。哈默菲斯特基地拥有火风暴防御系统保护,是科技上无懈可击的防线,没办法强攻,Nod退而袭击了杰克的巡查车队,俘虏了这个愣头青。在典型的“和平”说词与女宣传家欧克桑那的烈焰红唇双重攻势下,杰克迷迷糊糊地就倒向了Nod那边,以为可以用他的行动换取兄弟会承诺的权力、美色、名利甚至是神化。杰克后来真的让哈默菲斯特基地门户大开迎接Nod的战车进来,但Nod虽然在这逍遥了一番,日子却没能长久。他们甚至准备了三枚洲际导弹准备在瘫痪哈默菲斯特基地之后发射并炸毁GDI位于地球轨道上的总指挥部“费城”太空站,但迈克尔·麦克尼尔的部队在导弹车还没就位的时候就已经杀了回来,三枚导弹也悻悻地原封搬了回去,留到了之后的开罗一役。2030年12月,GDI部队在凯恩准备好他的终极导弹即将发射之际,在麦克尼尔的带领下以一种近乎疯狂、不顾一切的姿态进攻并夷平了兄弟会的开罗主基地,第二次泰伯利亚战争以凯恩功亏一篑、被迈克尼尔活活击杀、其兄弟会再度分崩离析、塔西佗落入敌手告终,结束了凯恩这次短暂的复活。凯恩死后,Nod内部集团的众将军纷纷自立门户,让兄弟会再次陷入了四分五裂的险境。“Nod之黑手”的首领安东·斯拉维克将军意识到形势极为不利,需要借助通讯AI CABAL的力量重新联合兄弟会,所以下令派出小分队潜回开罗,从环绕凯恩神殿构筑的多个GDI基地中重新取回了CABAL指令核心的全部组件。重新启动之后,CABAL透露了凯恩依然有计划储存在它的数据库里,它要求继续执行这些关于“神化”与泰伯利亚改造的计划,向斯拉维克要了一批由战地工兵和特种武器精锐步兵组成的隐秘部队来进行新的进化试验。这队Nod步兵利用神经药物“劝说”了GDI 3号定居点的一批平民做肉饵,把附近一个试验场——名符其实的“创世坑”里头的新种泰伯利亚怪物给“钓”到居民密集处中。“特拉托斯,他是除了我之外唯一一个可以译解塔西佗的知觉生命,送他上路!”——CABAL之前的行动犹如释放了一个动物园,GDI现正在居民区里忙得不可开交。借着这个机会——倒不如说是CABAL一早的精心安排好的,CABAL又传了一个刺杀变异人首领特拉托斯的任务。Nod的内部集团众将军认为争夺塔西佗、刺杀特拉托斯等这些都是黑手斯拉维克的安排,然而这一切都是CABAL的杰作。在GDI那里骗到了塔西佗之后,CABAL的系统即时脱离GDI和Nod,矛头转向了它那些表面上的控制者,杀掉了整个内部集团的将军,当然除了一个,黑手的斯拉维克。他设法从CABAL的叛乱中逃了出来,并且下令撤出了尽可能多的Nod士兵——为了从CABAL手下救回它们的生命,也为了保住凯恩的遗产。逃生后,斯拉维克、还有Nod,陷入了比CABAL重运行之前更加糟糕的局面,同样是聋子和瞎子,但折了一大半兵马,还无端多了一个从未想过的敌人。为了至少缓解一下窘境,一小部队黑手锁定了一个小型GDI前哨基地,在隐形坦克和新型移动隐形发生器的掩护下对附近几个村庄使出声东击西,把GDI通讯中心里的自主电子视讯情报助理EVA硬件偷了出来。时隔几十年Nod又重新用起了“老旧落后”的EVA,但至少EVA不会向主人下刀。Nod在它帮助下恢复了联络,并马上组织了对一次CABAL数据核心的大反击,结果却是一个假核心,Nod基地则被四面八方飞来的多弹头导弹炸平,遭遇了重大挫折。“我们是Nod之黑手!我们才是Nod的最后救星!CABAL背叛了不光你和我,他背叛了兄弟会,他背叛了凯恩!而反叛的代价只有一个:毁灭CABAL!”——安东·斯拉维克将军由于双方都被逼到了生死关头,科特兹将军和斯拉维克将军分别代表GDI和Nod达成了这对原本不共戴天的仇敌之间的临时协议,停火。彻底铲除CABAL成为了第一要务,为了粉碎CABAL的数据核心,他们制订了一个两步走的合作计划。CABAL的最终基地在东非某处,旁边有两个异常巨大的支援基地,分别负责收集这里丰富的泰矿资源和制造生化机器大军。GDI技术人员改编了一个捕获来的生化机械兵的程序,让它听命于GDI并携带了电子病毒。“火风暴”特遣部队受命暗中把该生化兵送入CABAL的主要生产基地,一举瓦解掉CABAL的兵力来源。同时斯拉维克的部队在另外一个方向击破了CABAL的全部采矿基地,切断了它的经济。极大弱化了CABAL主基地的枝节之后,GDI和Nod乘势推进双面夹击CABAL主核,GDI方面由“火风暴”部队承担此次任务,而伤亡惨重的Nod为了鼓舞士气则派出了全体精锐军官为战斗打头阵。双方进度良好,在留下了方圆几十公里地面上无数机器人残骸后,两军杀到了CABAL主核门前。然而在这里他们遇到了一生中最大的噩梦,包括威力提升数倍的黑暗方尖塔,以及同时结合了Nod生化机械人科技和GDI机甲科技的终极杀戮武器——百米高的战斗机器人“核心守卫者”。GDI和Nod的部队一个接一个如砍瓜切菜般被巨大的黑暗激光撕碎,结果它们几乎打光了所有炮弹,包括多弹头导弹和卫星离子炮,才终于把核心守卫者打回成一堆烂铁,剩下的CABAL主核也就小菜一碟了。CABAL就如同之前的凯恩一样兵败身亡……或许吧。而对于兄弟会而言,击溃CABAL还是一个宗教象征,一个他们远大目标正确性的明证。“今天,我们击败了兄弟会生存的唯一最大威胁,并且完全胜利了!!今天,CABAL的疯狂行为彻底完结,而新的时代到来了!我们无比强大,我们天下无敌,我们是人类幸存者未来的希望!Nod在一个信念、一个目标之下空前团结,我们会继续传承凯恩的理想:力量铸就和平!当凯恩回归,我们将真正不可阻挡,以凯恩之名!”——安东·斯拉维克将军 随着第二次泰伯利亚战争的终结,一切都发生了改变。凯恩“死去”之后,受人尊敬的军事领袖安东.斯拉维克成为Nod兄弟会的新领导人,他表明了自己黑手高级成员的身份,并宣称自小成长于教会之中。不用说,斯拉维克的崛起将黑手推到了台前,为众人所瞩目,不过为人瞩目并不一定是好事。果不其然,黑手内部的很多人对于公开组织身份感到相当恼火。随着矛盾激化,内部摩擦很快升级为反对派与斯拉维克支持者间的一系列公开对峙,反对派主张Nod的新领袖斯拉维克是个违背黑手真正使命的叛徒。反对派内部很快推选出了一个足以和斯拉维克抗衡的人物,一位充满激情广受爱戴的布道者——马西昂兄弟。随着领袖的选定,战线也就此拉开,原本的教义争论逐渐升级为教派的分裂,并威胁到Nod的存续。尽管内部集团不断尝试着弥补分裂,但局势很快就失控了,斯拉维克死于刺客之手,而马西昂及其追随者则开始了在澳大利亚内陆的自我放逐。这一重大事变使兄弟会分裂成了数不清的小阵营,每个都声称自己是先知凯恩的“真正”布道者。讽刺的是,马西昂的新黑手成为了传承兄弟会历史的四个主要源流之一。而今,马西昂声称自己才是真正的先知,凯恩只不过是个异端和神棍。马西昂进一步确立了自己在世界中的地位。 马西昂过去是兄弟会中宗教支系的领袖,随着第二次泰伯利亚战争结束,他对兄弟会及领袖的看法出现了偏差,因此他被指控歪曲凯恩的预言。而在Nod经历了一连串惨痛失败之后,马西昂越来越多地高调表态,宣布死去的先知只不过是个神棍。所以当他后来第一个站出来与Nod决裂并撤退到了澳大利亚内陆的时候,内部集团中没几个人感到惊讶。马西昂并没有就此沉寂,他高超的口才和苦行僧般的生活方式为其在后来所称的“黄区”赢得了很多追随者。在他和Nod决裂的一年后,马西昂将他的追随者组织成了一支纪律严明的神权军队——“新”黑手。在Nod余部不断分裂的同时,这支专注于传播“泰伯利亚预言的纯洁真理”的军队却受到了广泛的支持。凯恩对于马西昂擅自对斯拉维克取而代之的行为非常愤怒,但他深知,为了迷惑GDI,自己还不能出面,他需要一个傀儡来继续麻痹GDI。于是他派遣人工智能生命体LEGION指挥NOD军队,奇袭马西昂在澳洲的总部,俘虏了马西昂,并且让马西昂发表了一通反对GDI的讲话。借此,凯恩重新掌控了黑手,并由重聚了NOD兄弟会。虽然马西昂的统治十分短暂,但他对于NOD的信仰以及随后的军事理论均有深远影响。他完成了使黑手部队由单纯是兄弟会最信任最可怕的战斗力量向兄弟会牧师这一圣职的转变。当凯恩忙着造就自己的传奇时,马西昂却在构建出了组织性极佳的一种信仰机制。尽管这个机制最初被用来对抗凯恩,不过后来他又用它为凯恩服务。



VR视频 成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