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一卦难求
    ()    王重见到袁易有些不太情愿,继续劝说道:“袁先生大过于自谦了,四王爷也是有识之人,象先生这样的奇才,只要您能用心辅佐王爷,别说一所小小的宅院,就是将来封官加爵也是顺理成章之事,先生就不要再推辞了。我们还是先过去看看院子,若是先生不满意,我们再说如何?”

     听到王重这般解释,袁易只好站起身准备去看看唐琰送给他的院子。

     王氏和袁易初次相见,心中非常激动,自然想好好和袁易说一些往事,但屋内人多嘴杂,也不便再多说什么。见到袁易起身要走,王氏也不便出言阻拦,只是静静的说道:“少爷一人出门多有不便,我让顺子陪着少爷前去吧,顺便认认路。”

     “婶娘,让顺子陪我去也好,等回头再让顺子过来接您过去。”

     “能够亲自服侍少爷,是妾身多年的心愿,少爷若不嫌弃,妾身定当不负先生当年所托,全力照顾好少爷的生活。”

     能够坚守十三年后,仍然对自己父母拥有这么深的感恩之情,所以听完王氏所说之后,袁易心中非常感动,而他自己也想多与她多亲近亲近,好从她身上多感受到一些父母的爱意。

     父亲和母亲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一想到父母,袁易的心立即扑通扑通的跳动起来,这是他十三年来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感受到了父母的讯息。

     听到袁易和一普通老妇人如此亲切的谈话,王重也很纳闷,这袁易在洛阳没有一个亲戚啊,怎么突然来了一个婶娘呢?疑惑归疑惑,但还是办正事要紧,很快便在一群家丁的簇拥之下,陪着袁易朝唐琰所赠的宅院走去。

     穿过dì dū大街,沿着一条可并排走四辆马车的大街朝北走五十丈余,便来到了洛河边。洛河宽有百丈,萦萦的绕城而过,洛河之水清澈见底,两岸更是杨柳薇薇,幽静怡人,而江面上更是花船林立,莺歌袅袅,笑语不绝,一派祥和。

     袁易自然无法欣赏到这样的美景,不过还是能从罗顺时不时发出的赞叹之声中,感受到此处环境的优雅。一行人沿洛河行走没多远,便看到了一座小山偎在洛河之滨,而小山上到处都是苍松翠柏、隐隐几座楼台庭阁,飞檐画栏,别有一番风情,一看就知道此处乃富贵人家的居所。

     袁先生的房子难道在这小山之上?这也太奢斥了吧,罗顺都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小山名叫洛南峰,洛南峰虽然称之为峰,其实也就二三十米高。别看山不高,则洛阳可大有名气,素有皇家别苑之称,没有爵位的人是有钱都买不到的富贵之地。他们马家绸庄的马老板,做梦都想在这里拥有一套院子,足见这里的珍贵。当然这一切对于唐琰这个当朝四皇子来说,却再简单不过了。

     唐琰送的这个院子,在洛南峰的东边,从外面看去是个依山三叠而成的院子,所谓三叠是取阳关三叠之意,依山坡高度逐渐盖成三层而组成的院子,一层是家佣所住,二层为会客之所,三层则是主人的卧室和书房,层与层之间有四五丈的距离,非常宽敞。

     听着王重和罗顺的描绘,袁易立即就喜欢上了这里,如果能够住在这样的豪宅里,生活该有多安逸?当然那只是想像而也。

     看到袁易面露喜sè,王重立即问道:“袁先生,对这里可满意?”

     袁易点了点头,表示认同,突然他想到了一个问题,这里好是好,就是太大了些,即使他、魏兰再加上王氏母子,一共只有四个人,如何住得了这么大的院子,随即脸上便露出了难sè。

     王重一见不对,下意识的问道:“先生,怎么了?”

     “好是好,就是太大了……”

     王重一听,乐了,“袁先生,这你就不用担心了,王爷临走时特意交待,一定要派人照顾好先生的起居,所以这院子不仅你们自己住,家父还特易给先生安排了几个下人,以先生之大才,若没下人服侍,岂不太过不敬。”

     送房子不说,还送佣人,甚至连院子里的一切花销都有洛阳府来承担。这真是好人做到家了。不过想想也是,在一千多年后的天朝,还有专家楼一说,象袁易这种专家,享受专家待遇,由官府埋单也颇合情理。

     王重见袁易欣赏接受了这座南峰别苑,心中也颇为开心,毕竟他圆满的完成了父亲交办的任务,也很有成就感。

     三天后便是吉rì,袁易当即定下三rì后乔迁新居。乔迁之rì,洛阳府尹王充虽然没有亲自过来,不过却派送送了一块牌匾,掀开绸布一看,居然是唐琰亲笔所书的“洛阳卦神”四个大字,这份贺礼可谓不轻。

     袁易乔迁最高兴的人不是袁易和魏兰,也不是罗顺也他的母亲王氏,而是叶德荣。当然他的高兴到不是袁易不再和他争集市上的那个卦摊,而是在他得知当朝四皇子居然和袁易有这样一份交情,更上豪宅相赠后,立即提出了希望到袁易的南坡别苑,给他当管家。

     这么大的一个院子,还有王充送的一些下人,如果没人打理,也不成事。经过和老叶一段时间接触之后,袁易发现老叶为人还不错,书生的义气还在,至于撒拨打赖,那也是因为生活所迫,于是便点头同意了。同时,王氏也被袁易请进了南峰别苑。老叶主外,王氏主内,这样的分工到也合理。

     乔迁之后,去集市上算卦的事情该如何处理呢?读者细想一下,连四皇爷都送院子给袁易,这洛阳官场上的这些人jīng如何猜不出,中秋之夜袁易在府尹大人的府上算的那卦的最后结果。

     有了这么一个背景,于是乎,洛阳的百官是出于奉承也好,真心问卦也罢,在乔迁之rì,除送上贺礼之外,还特意送上问卦定金。老叶细数一看,过来问卦的官员足有六十多位,仅定金就付了近千两纹银,着实让老叶开了眼界。

     定金收了,那卦自然要算,经过老叶的建议,袁易以后每rì只算三卦,所谓物稀则贵,只有这样,才能体现袁易的价值。

     想不到老叶还是个生意经,不过细想一下也对,如果上门求卦的人络驿不绝,每天不定个数,他袁易就是一个人,怎么忙也忙不过来,又哪有时间来研习卦术呢。

     乔迁之后,每天上门问卦、登门拜访的人比较多,袁易也频于应付,只至半个多月后,才能够得以轻闲下来。

     袁易有了这么一份家业,魏兰自然也不用再在长史府上打工了,自然要跟在袁易身边照顾袁易的起居,不过有王氏在,魏兰也帮不上手。魏兰是个好动的女孩,如何能闲得住,不到三rì便闷得发慌,刚好李洪峰在串门时发现。而这时郭仪郭大将军的夫人在都护府办了一个女子书苑,正准备招收军中将领家的女眷,于是李洪峰便建议魏兰去书苑求学,虽然求学更加枯燥,但好歹有人相伴。

     一rì上午,袁易算完最后一卦后,发现时候尚早,便决定找王氏好好聊聊,想从她那里得到更多有关自己父母的信息。其实在遇见王氏之后,一直想找机会和她好好聊聊,可这又是乔迁,又有那么交了定金的卦要算,实在难以抽不时间。

     南峰别苑共有三层,一层住的是老叶和几个男xìng家丁,二屋住的王氏和两个丫环,三楼则是袁易和魏兰的房间,平时会客也是在二楼。此时,王氏应该在督促厨房准备饭菜,袁易准备去厨房找找她。

     刚出会客厅大门不久,便听到迎面传来王氏的脚步声,袁易立即上前问候:“婶娘好!”

     “少爷,妾身当不得你这个婶娘的称谓,若少爷有心叫一声王姨,妾身就心满意足了。”

     “婶娘,袁易自小没有爹娘,爷爷又生死未卜,如今你是易儿最亲的亲人了,我怎能不叫你婶娘。”

     “少爷有心了。”对于袁易能够如此知书达礼,重情重义,王氏心中也甚是安慰。

     “婶娘,易儿这些天一直想听你老人家多讲讲我父母的一些事情,只是这些天实在太忙了,今天终于空闲下来,不知婶娘现在是否有空?”

     “少爷,我也有此意,只是这些rì我见少爷事务繁忙,便没有打搅少爷,既然少爷今rì有空,我便将当rì我们一家离开长安时,先生当rì交待过几句话,我也正想说于少爷听。”

     父亲有话托婶娘给我,袁易一听到这个消息,头脑嗡的一声炸了开来,十三年了,父亲怎么可能让婶娘托话给我呢?

     “少爷不要惊讶,先生当rì有大夏卦神之称,我们在dì dū时,每天在门口排队求卦的队伍足有百丈之长,而先生每rì只算一卦,就连王公大臣也要排队求卦,故有一卦难求之说。而少爷现时在洛阳的情形,与先生当rì所说,均一一应验,先生让妾身夫妇代为传话,想来也是正常。”

     “如此一来,有劳婶娘了。”父亲的卦术,爷爷也有所提及,袁易虽然心中称奇,但也能接受,不过他更期待即将要听到的父亲给他的传话,心中更是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