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赴宴
    ()    去大户人家,特别是去官宦人家赴宴,是非常讲究规矩的,这里面有着非常大的学问,衣着、坐姿、吃相、言语,一丝一毫都不能犯错,否则会被人贻笑大方。

     李洪峰详解了半天,袁易归纳起来一共是九个字,不乱动,不乱吃,不乱说,但对于李洪峰能够如此细心向他讲解赴宴的规矩,袁易心中还是非常感激。

     李洪峰能够这般对袁易讲,除了欣赏他外,另一方面也是出于私心的,毕竟袁易是和自己一同去往府尹大人府上,到时候如果袁易出了什么差错,他这个长史大人脸上也是无光。

     除了规矩之外,还有最重要的一条,衣着,袁易毕竟是穷苦人家出生,哪有什么像样的衣服。说完规矩之后,李洪峰又安排李安带着袁易上街找裁缝赶紧订制两套衣服。至于钱的问题袁易自然不用担心,刚刚王喜便给了一张100两的银票,一套贵的衣服最多也只有二三两银子而也。

     明皇十年中秋佳节,洛阳城内户户张灯结彩,家家鱼肉飘香。在这普天同庆的团圆之rì,在家中的自然欢聚一堂,举杯同庆,不在家的,只能看着天上的那一轮明月,对月思乡。又是一年团圆夜,焉知几家能团圆。

     每逢佳节倍思亲,此言一点不虚,但魏兰和袁易二人在家中却感受不到一点点节rì欢庆的气息。只是在这团圆之rì,祈盼亲人能够平安。

     此时,天sè已近黄昏,魏兰帮助袁易穿戴整齐后,便扶着袁易走进了长史府的大门。虽说不能与亲人团圆,但魏兰的心情还是不错,她的小易哥哥能够被府尹大人邀请赴宴,对他们这些山里人来说,那是何等的荣光。

     此时的李府也是一片欢庆,处处洋溢着节rì祥和的气氛,府上也是大摆宴席,主仆欢聚一堂,共赏明月。

     李洪峰已准备妥当,见袁易到来之后,便命李安即刻备轿,前往府尹大人府上赴宴。

     今rì的京都大街,没有往rì的喧闹,显得格外的安静,除了值更之人,更是难以见到一位行人,只有大街两旁的窗户中传出的欢歌笑语,在传递着节rì的欢乐。

     此时的洛阳府衙更是彩灯高悬,虽近黄昏,却明如白昼,热闹非凡。王喜更是带着一班管事,在门口相迎。

     因今rì府尹大人主宴四王爷莅临洛阳,为彰显热情更是邀请洛阳城内知名人士前来作陪,所以前来赴宴的人到也不用准备礼物。四王爷作为主宾自然早早就来到府上,府尹大人王充当然要全程陪同侍候,所以迎接嘉宾的事情便落在王喜身上。

     客人大都是这个时刻过来,所以府衙门口非常热闹,每进来一名客人,近宾的府中管事接过请帖后,翻开一看,对照官位便高声唱出某某大人到,里面立即便有人出来相迎。

     王充今rì邀请的客人都是四品以上的官员,诸如中书侍郎、左右千牛卫、御史大夫、中书令等这些洛阳城内声名非常显赫的官员。李洪峰放在一般的地方还行,到了这府尹大人府上,这官职就显得有点低了。

     见到府衙门口的官轿比较多,李洪峰远远便吩咐轿夫落轿,与袁易步行过来。因袁易是盲人,李洪峰只能拉着他的手,慢慢走过来,隐隐看去,李洪峰是袁易的一个下人。

     王喜刚好亲自送一名重要官员进府,所以门口只是一些普通的府内管事。大都护府长史大人,王充府内的管事自然认识,可对他身边的这个少年却是非常陌生,在他们的印象中从来没有听说过能让长史大人亲自搀扶的年青人,只有一个可能,那少年定当是李洪峰的孩子。不过一想到李洪峰带着家眷过来,这些探险家宾的管事顿时有些犯难了,因为府尹大人有交待,晚宴中的嘉宾中,除了有功名在身的晚辈可以随同赴宴外,其他人晚宴上不便安排。请帖虽然没有明说,但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这李大人怎么能犯这个错误呢?

     见到迎宾的管事有些迟疑,李洪峰立即就猜出他们在想什么,连忙把自己和袁易的请帖递了过去。

     没想到这少年也有请帖,这让两位管事更是诧异,不过他们也不敢多想,只好按部就班的翻开请帖唱了起来。

     先翻开李洪峰的请帖,一人随即念到:“大都护护府长史李洪峰,李大人到。”紧接着又翻开另一张请帖。

     这名管事在翻开请帖的时候心中非常纳闷,这少年莫过十二三岁的样子,怎么会劳老爷亲下请帖呢?顿时非常好奇的翻开一看,居然没有任何官职,只写着袁先生三个字。

     虽然心中犯滴咕,但这名帖他还是要念的,管事疑惑的看了看袁易一眼后,便开口念道:“袁先生到。”

     名帖念完了,当然有府内管事上前迎接二人进府。正当有管事前来引导时,蹬蹬蹬,从府内急冲冲的冲出一个人来,走的很急,一边走还一边喊着:“袁先生,王重迎接来迟,望先生海涵。”

     王重是谁,大少爷啊,他居然亲自过来迎接一个十多岁的少年,门口迎宾的两个管事显然被他们家大少爷的行为给雷倒了,看来这少年的身份肯定不低。

     王重跑上来后,见到李洪峰扶着袁易,点了叫了一声:“小侄王重拜见长史大人。”说完之后,便主动伸手搀了住袁易。

     不仅管事雷的不行,李洪峰也雷的不行。府尹大人的公子他早有耳闻,今rì怎么如此低调,大中秋节晚上的,月亮没出来,这太阳到从西边出来了。

     心里虽然这么想,可嘴上肯定不会这么说,点了点头,笑着应道:“王公子客气了。”

     此时,后边刚好也有客人到,三人没有再寒暄,在管事的引领下,朝大堂走去。

     府尹府上的大堂非常宽敞,整整排了十张大方桌,桌子摆放的方式也很有特点,正中最前排是一张特大的方桌,自然是主桌,两侧稍下一点各有一个方桌,下面还有两排,一排有三张桌子,另一排是四张桌子。

     袁易自然什么也看不到,不过李洪峰对此显然习惯了,这排桌的方式完全按照品级来摆的,他是四品,当然坐在最后一排的四张桌上。

     每张桌上都放了名牌,李洪峰很快看到了自己的座位,不过让他奇怪的是,在最后一排上居然没有看到袁易的座位,这多少让他有些纳闷。很快这纳闷便变成惊讶了,王重居然直接把袁易带向了第二排右手边的那张桌子。怎么可能,那可是二品大员或者是府尹府上重要家人坐的位置。

     不仅李洪峰奇怪,已经在坐的所有客人都感到奇怪,府尹大人的公子居然扶着一个豆蔻少年,坐在如此重要的位置上,而且看坐在他身旁的王公子脸上的神情,居然还是一脸恭敬的样子,顿时开始小声的交流起来。

     可这少年谁也不认识啊,虽然大家都想向府上的管事询问一二,但又怕失礼,只好用眼角不停的朝袁易坐的地方瞟上几眼。疑惑归疑惑,但他们心中都涌上了同一个念头,那就是这少年,以后要多多交结一番。

     袁易坐下时间不长,听声音大概判断出来客人应该都到齐了,袁易有些紧张,虽然按照李洪峰交待的方式端坐在座位上,不过他还是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些僵硬。

     面对袁易,王重是有非常深的歉意,坐在袁易身边一直向他说抱歉,请袁易原谅他的冒失,并表示今后一定会多听袁先生的教诲。

     对眼前这位纨绔子弟的转变,袁易也是感到非常疑惑,怎么前后几天,这人怎么会发生那么大的变化?

     他不知道,这几天王重的内心的确受到了非常大的煎熬。王重在仙居宫触了霉头被唐琰关了一天后,回到府上又被父亲关了两rì。这两天里,父亲让他一个人独自反省,任何人不能干涉,即使王老太太也不行。本来在怡园里,王重的内心就有了很大的转变,再加上这两天的反省,他收获非常多。

     这两天,王重把自己从小到大的经历都回忆了一遍,小时候他是花见花开,人见人爱,可到了现在他发现除了几个狐朋狗友外,所有人见到他都退避三丈。本来他还认为那是一种威风,一种派头,可经唐琰这一顿痛打落水狗,他终于明白了自己有几斤几两,便痛下决心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对于王重的这种转变,袁易当然是喜闻乐见的,心里对他的痛恨,也随之渐渐淡化了下来。

     “王爷驾到!”随着王喜一声高亢的喊话声,大堂上的百官全部都站了起来,翘首以盼的看着后堂到前堂的通道。

     唐琰依旧是一身白衫,只是这身白衫与前些rì在仙居宫所着白衫不同,前后各绣着一头五爪金龙,头上是金冠束发,一枝盘龙金簪横穿在发髻上,看上神彩四溢,颇有皇家的威严。脚下的黑面白底官靴,走起路来更上雄武有力,气宇轩昂。

     唐琰居中,左侧是洛阳府尹王充,右侧是洛阳都护郭仪,身后则是唐琰随行特进贾南风和一名唐琰的贴身护卫,一行很快便来到了主桌前。

     见到唐琰一行人过来后,堂下一众立即高呼,拜见王爷千岁千千岁。因是宴席,大家都没行跪拜之礼,不过近百人齐声高喊,场面也颇为壮观。

     “众位臣工,免礼!”唐琰点头应声后,便在正中落座。见到唐琰坐下后,王充和郭仪等众人也随之落座。

     唐琰见众人坐下之后,用眼睛扫视一圈后,开口说道:“本王此次奉父皇口谕,主要目的是体察民情,了解民生疾苦。本王这几天探察下来,发现洛阳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实乃我大夏之幸。本王回朝后定向父王禀报各位臣工之功劳。”

     “多谢王爷抬爱。”堂下众人齐声谢恩。

     片刻后,王充见场下安静下来便站起身举起了酒杯,对着堂下众官说道:“各位同僚,我等为官一任,理当造福一方,此乃我等为人臣者之本份。如今我洛阳百姓安居乐业,实乃皇恩浩荡,吾皇圣明之德,臣等幸不辱使命也,岂敢有功劳一说。今rì中秋佳节,王爷能驾临府上,与民同乐,更是我洛阳同僚之大幸。因此本府提议,我们举杯共敬王爷一杯,如何?”

     堂下众官焉有不附议之说,于是便一起举起杯来。

     有了王充的开头,场面便热烈起来,堂下顿时觥筹交错,仪态万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