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老徒少师
    ()    老叶先生不明白不要紧,边上围观的群众都能听的明白。几个与老叶先生熟识的人便出口嘲笑道:“叶先生,刚才你不是说只要小袁先生这卦算准了,你便付他十倍卦资,再拜他为师。人家小袁师父算卦那是一两银子一卦,十倍卦资可是十两银子。如今看来,这小袁先生算得是非常之准,你这卦资和拜师什么时候兑现啊?”

     老叶先生行走江湖几十年,如何肯轻易就范?当即出言相辩道:“只是那小子运气好,凑巧罢了,说不定还是人家早就窜通好的,要不然他怎么能说的这么清楚?”

     老叶先生这么一说,围观的人还真有些相信了,世人都知道算卦的是十算九骗,要不是他们串通好的,光凭这老妇人说出儿子的生辰八字,就能这么清楚的算出人家儿子过去发生的事情?

     当即有人便小声议论起来,对于人群的非议,袁易虽然心有不甘,但也无能为力,不过他也犯不着与人争辩,所谓清者自清。

     袁易这么想,老妇人却不这么想,这关系到人的声誉问题,岂可让他人如此戏说?特别是见到老叶师父洋洋自得的表情,老妇人立即义正严辞的对着周边的人群说道:“诸位,妾身虽然身贫,但也深知名节二字的重要,妾身垂垂老也,名节可以不要,可这小先生年方豆蔻,老先生岂能随意编排?”

     “你……”老叶先生被老妇人这一句给呛住了,神情颇为尴尬。

     “叶老先生,这位小先生与我素不相识,不忍见我思儿心切,主动为我解忧,老先生不加以赞赏,反而出言相讥,暗喻妾身与其私下串通,这不得不让妾身怀疑先生之品行。”说完之后,老妇人也没有再理会这老叶先生,对袁易欠身告辞后,便带着罗顺离开了现场。

     听完老妇人的这番话,围观的人群立即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这老妇人是什么来头,衣着虽然破旧,一看就是知书达理之人?”

     “是啊,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和这小算命的串通呢,八成是这老叶愿赌不服输?”

     “也是,这老叶算卦的水平你们也不是不知道,哪次能算得准,也就是骗骗乡下老百姓罢了。”

     “我看还是这小师父算的准,这水平做老叶的师父那是绰绰有余。”

     围观众人所说的话让老叶师父脸上是青一阵白一阵的,想认输又抹不下面子,想一走了之,又下不了这台,一时间左右为难。

     见到老叶师父难堪的样子,魏兰来到了老叶的面前,一本正经的说道:“老叶先生,你不是要拜我哥哥为师吗?怎么到现在还不叫师父呢?我看你老人家年纪不小了,让你叫我哥哥师父,我估计你也叫不出口。我想这师父就不用叫了,不过十倍卦资那十两银子,你可得一定兑现。”

     十两银子,一时间如何能拿得出手?即使有,他也不会拿出来,不过话他还是要说的:“这位姑娘,我刚才也不是出言相激,只是担心小袁先生算不好,没想到小袁先生乃真正的高人,老夫是眼拙了,刚才多有得罪,还望姑娘能够多多包涵。”

     对老叶师父的禀xìng,魏兰是深有体会,一点也不为所动,直接说道:“别说那么多好听的,要不你给钱,要不你给钱再加一声师父,你自己选吧。”

     脸面可以不要,但钱是绝对不能丢,这是老叶的做事准则,老叶想都没想,直接问道:“姑娘,能不能打个商量,只喊师父不用给钱,可以不?”

     “扑哧”一声,魏兰笑了出来,她第一回见到这种要钱不要脸的人,估计让他掏钱比要他命还难,略作思索便对老叶答道:“可以,以后见到我哥哥的时候就得叫师父,别忘了见到我的时候也得叫师姑。”

     “谢谢师姑。”老叶到也很干脆,直接就叫上了。

     见到老叶认怂后,围观的人群也渐渐散了开来,只留下三人继续守着卦摊。

     师父、师姑也叫了,魏兰也没有再刁难老叶师父,没有客人,坐着也魏无聊,魏兰便主动和老叶师父聊起了家常。

     老叶师父原名叶德荣,少年时家境不错,上过几年私塾,认识几个字,可资质有限,难以出头,又不擅长经营,家道逐渐败落。叶德荣并不认为这是自身的问题,而是归结于自己的命运不好,于是便努力研习起命理之术,几年下来也算略有小成,又无营生,便打起了上街摆摊算卦的主意。

     在街上摆摊算卦,虽不能说是个好的营生,养家糊口到不在话下,偶尔还能碰到几个打赏颇丰的顾主,这么一来,叶德荣的rì子过得也挺丰实,这一做就做了近20年。

     在聊天的过程中,叶德荣也知道袁易这身卦术得自祖上,特别是听到魏兰吹嘘袁易先前给人算卦的神奇经历后,心中也暗生交结和学技之心。

     老叶在江湖上浸yín了几十年,自然也练就了一身能屈能伸之意境,心中一有想法,所以态度上也谦逊不少,大有这卦摊以袁易为主,他来当下手之意。

     如此一来,这原本是冤家的一老一少两个卦师,因叶德荣的主动退让,就变成一付和谐的情象。嫌卦资贵的顾客就由老叶来算,而遇上一些有钱有身份的人则由袁易来主算,相处到也融洽。

     一晃大半个月过去了,这半个月时间内,袁易和老叶两人收获都挺大,袁易从叶德荣那里学会了很多察眼观sè之道和市井小民之心态,而叶德荣之前的卦术因是自学而成,自然缺乏系统xìng,对很多算法自然是半知半解,有了袁易这个科班出身的小老师略加指导,卦术也是有了明显的提高。

     卦术越是提高,老叶对袁易的崇敬之情便越盛,再加上袁易那种超凡脱俗的天资,原来这是打赌叫的“师父”,老叶现在也是越叫越顺口了。于是,这老徒少师的两个算卦之人共守一摊的现象也就成了集市上的一道风景,而两人的生意也逐渐好了起来。

     袁易在集市上以算卦为业也坚持一月有余的时间了,时间虽然不长,但袁易所赚的银两到也不少,足有200余两,当然大头还是洛阳府尹王充大人所赐。有了钱,袁易自然就生出了再去洛南寻找亲人的想法。

     一rì下午,因顾客不多,袁易便早早收摊,回到李洪峰府上,准备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李洪峰。

     拄着卦幡从集市摸索着来到长史府门前时,守门的管事听到袁易要见李大人,便立即把袁易带到前厅。

     李洪峰不在府上,李安此时正在前厅安排府中家丁作事,见到袁易进来后。李安立即暂停了训话,对袁易说道:“袁兄弟,你稍坐一下,我正有事请你帮忙。”

     “李安大哥客气了。”袁易答礼之后便在一家丁的引领下,坐在一旁。

     很快,李安便将府中之事安排妥当,坐在袁易旁边的椅子上,爽声笑道:“袁兄弟,你来的正好,我本来还准备晚上去找你呢?”

     “李安大哥,有事您吩咐一声便是,岂敢让你来亲自过来。”

     “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也只有你才能帮老哥我。”

     “大哥,若不是你的帮忙,我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呢,大哥的是便是我袁易的事,你就不用客气了,直接说吧。”

     “那大哥就不客气了。”见袁易答的这么干脆,李安就简单的说出了事情的原委。

     正如李安所说,还真不是什么大事,经李洪峰在中秋节前亲自上门保媒之后,李安处的那个姑娘的家长同意了李安与自己闺女的亲事,经过李洪峰的说和,基本确定在年底前把两人的婚事给办了,而李安求袁易的事情就是女方家长要求李安请个先生给看看两人八字是否相合,顺便再定个黄道吉rì。

     听李安说完所请之事后,袁易立即应允下来。李安也很兴奋,两人便商定明天上午同去女方家。

     袁易和李安商量完毕时,李洪峰也在家丁的簇拥下,从府外走了进来。

     “拜见大人。”袁易和李安立即起身相迎。

     这些rì,因公事繁忙,李洪峰也没有见过袁易,这次相见,发现袁易明显成熟很多,原来的那份稚嫩消退了很多,人也jīng神多了,当即点头赞道:“嗯,不错,小易现在越来越成熟了。”

     听到李安的称赞,袁易立即拱手谢道:“多谢大人褒奖,小人这次拜见大人是有一事相求,不知可否。”

     自上次与袁易同去王充府上赴宴回来后,李洪峰对袁易便看高了几分,人家王充对这孩子都非常客气,自己当然不能再摆什么架子,听完袁易有事相求后,便笑着应道:“小易,我们都是家里人,还说什么求不求的,直接说吧。”

     “大人,近些rì子我攒了一些银两,想来回洛南去寻找亲人的盘缠应该够了,我准备抽空回去一趟。”

     听完袁易所说的想法后,李洪峰立即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