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老叶
    ()    “为苍生而问,济天下而卦。”这是袁门祖训,是袁易在学卦之前爷爷再三强调的事情,身为袁门子弟定当以卦行天下,直至先祖大能“卦令天下,莫敢不从”的境界方为袁门子弟比重的宏愿。尽管跟着唐琰的身边,会有享不尽的荣华宝贵,但作为一个袁门子弟,袁易他不能。

     迟疑片刻后,袁易弱弱的说道:“多谢王爷的厚爱,草民卦术未jīng,尚需继续磨炼,王爷他rì若有差遣,草民定当全力相助,只是当下草民还应以研习卦术为上。”

     贾南风坐在一边一直未开口说话,对刚才袁易所说的卦文,他也收获甚多,本以为王爷招他入室,他定会欣然接受,没想到这少年居然拒绝了,而且从他的脸上看来,这少年拒绝的竟然如此真诚,全无丝毫应付之意,不由暗暗称奇。

     不过王爷开口被拒,多少会落不下面子,于是贾南风便站起身来打起了圆场:“王爷,袁先生毕竟年纪尚幼,可能一时还过不惯王爷所给的那种荣华富贵的生活。依微臣看,不若就依袁先生之意,让袁先生在洛阳继续研习卦术。同时请府尹大人多多照顾于他。王爷他rì若有事需问卦时,再请王充大人送他入京。此去长安也不过两三rì时间,也算方便,不知王爷意下如何?”

     有了贾南风这个圆场,唐琰便不好意思再来强求,便爽声笑道:“好,就按南风先生所言。只是今rì先生给本王算了一卦,本王也不能白白辛苦了先生,南风先生,你看本王赏他什么好?”

     袁易一听唐琰之意,连忙直摇双手,惶恐的说道:“王爷,万万不可。能为王爷算卦乃草民修来的福份,岂敢有求赏之心。”

     见袁易推辞,唐琰故意把脸一沉,沉声说道:“袁先生,本王意已决,你就莫要推辞了。”

     看来王爷是铁定要送一份厚礼给到袁易,稍一思索,贾南风便拿定了主意,对唐琰说道:“王爷,据微臣所知,袁先生与妹妹二人目前寄居于都护府长史李洪峰府上,刚才接袁先生的护卫回来禀告说,先生所居之处甚为简陋,不如……”

     贾南风还没说完,唐琰看出来贾南风已有了主意,便直接出言打断了他的话,说道:“好,既然南风先生有了主意,这事就由你去办吧。”

     唐琰对贾南风还是颇为信任,所以贾南风也没再多言,忽听外面传来更锣之声,才意识到袁易刚才那一卦足足过了一个多时辰,连忙对唐琰说道:“王爷,夜sè已深,王爷还请早时休息,微臣先安排护卫送袁先生回府。”

     虽然意犹未尽,不过刚才坐了这么久也的确有些累,唐琰也情不自禁的伸了一个懒腰,摆了摆手对贾南风说道:“好,你带着袁先生就先行退下吧。”

     袁易回到家中,已近三更时分,进屋后,发现魏兰还没睡,心中颇为感动,不过夜已深了,袁易也没和魏兰多聊,闲谈几句后便各自休息了,毕竟明rì还要去集市出摊算卦,赚钱维持生计才是头等大事。

     沉睡了一夜的洛阳城,在太阳出来的时候便开始生动起来,赶早集的,卖早点的,当街上人流开始流动起来时,新的一天开始了。

     在通往集市的一条青石板铺成的巷道上,一个少年拄着白sè的卦幡在一个小姑娘的搀扶下,在人群中慢慢移动着。少女青涩,少年飘逸,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并不出众,不过也引得来往人群投来无数关注的目光。

     面对行人各sè的目光,魏兰并不在意,因为她知道就在不远处的集市上,一个小小的卦摊,那里是他们未来的希望。

     “小袁先生,这么早就出摊啦?”这是隔壁一个卖小孩玩具摊位大婶的声音,袁易非常熟悉也非常亲切。于是也热情的打起招呼来。“大婶,你不是比我还早吗?”

     “我们不早不行啊,不象你,遇上个大爷随便一卦就是十几两银子,咱比不上啊。”这位大婶一边说笑,一边招呼过来的客人。

     卦幡撑起,卦盘摆上,袁易便端坐在卦案前等起生意来。

     袁易看不见,虽然可以通过声音辨别周围的情况,但集市上太吵,即使听见一点声音,很快就便嘈杂的声音给淹没了,索xìng他便不再听周边的情况,而是闭目养神,专心回忆此前爷爷教他卦术的一点一滴。

     天道有途,卦道无极,这一切只有身入卦门之中才能明白其中的含义。

     见袁易沉入冥想之中,魏兰也不再打扰他,便四处打量起来,很快她便发现了今rì卦摊周围明显与前些天来时有所不同,不知道什么时候前边围了一群身着各sè家丁服装的路人,一边互相交谈着,一边还不时的对着自己卦摊这边指指点点。莫非又有事情要发生,魏兰有些担心。终于有一个身着蓝衫的中年人主动向卦摊走了过来,其他人也慢慢着跟在后面。

     蓝衫中年人膀阔腰圆,看上去很有福象,走到卦摊前,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对闭目沉转的袁易问道:“兄弟,这卦怎么算的啊?”

     “一两银子一卦,算不准不要钱。”袁易也感觉到有人走了过来,听到有人问价,便抬起头笑着答道。

     “这么贵啊,以前算卦的一卦才十文钱而也。”袁易开出的价格显然让这蓝衫人士有些迟疑。

     隔壁卖玩具的阿姨见有人来算卦,刚好自己的摊位前没客人,也过来看热闹,见这前来算卦之人说贵,便抢着说道:“以前那个算卦的是骗钱的,当然便宜啦,这小袁师傅那才是神卦,这府尹大人家的王公子找袁师傅算了一卦,小袁师傅说他有三天牢狱之灾,听说当天下午就被人家关了起来,算得准收得贵那也应当。”

     “黄管事,嫌贵你别算啊,让我们来算得了。”跟在他后面的一群人显然和这黄管事很熟悉,见他说贵,便逗起他来。

     “一两银子算一卦可不便宜。早上我家老爷只是让我来看看,可没让我来算卦,这卦算完了老爷给不给报销还不好说,吃亏的事俺老黄可不干,要算你来算。”这黄管事到也干脆,嫌贵他还真的站了起来,不算了。

     看到他的样子,周围的人便哄然大笑起来。笑归笑,可让他们掏一两银子来算卦,到真的没有一个人上前。大家围着黄管事说笑一阵后便各自散了开来。

     一两银子一卦的价格是袁易照搬爷爷出门给人算卦时定的标准,按照爷爷此前说的话是,袁门算卦要讲究自己的地位,不能自贬身价,当然若是以帮助别人算卦则又是另外一个说法,也就是说要么免费,要么一两银子一卦。

     人来人往,袁易并没有表现出失落的样子,仍然一付淡然的神情,不过隔壁摊上的大婶可不闲不住了,开口说教起来:“我说小袁师傅,我看你是没做过生意,这做生意就应该讲薄利多销,就象我卖小孩玩具一样,能赚一点是一点,赚到自己口袋里那才叫赚钱。你水平高收十文钱是少了点,但一两银子也太多了,我看你这价格是要便宜点,刚才那黄老板肯定就算了。”

     大婶的热情让袁易有些哭笑不得,这算卦和卖小孩玩具能一样吗?正准备开口给大婶解释,就听见一个怒气冲冲的声音在前面嚷了起来。“这谁家的小孩跑来占我的地盘?”

     听声音,眼前之人应该是位老者,怎么好端端地叫自己让地方呢?袁易正在思索如何应对时,就听到隔壁大婶和过来之老者打起了招呼:“叶先生从老家回来啦?”

     “刘嫂,几天不见你这气sè可是越来越好啊。”来者冲刘嫂打了个招呼后,继续问道:“刘嫂,这谁家的孩子跑到我的卦摊上来干嘛?”

     “叶先生,这位是小袁先生,也是算卦的,前些天你不在,乔管理便安排他来这里了。”刘嫂显然和这叶先生很熟,立即把乔管事安排袁易来算卦的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还以为这少年是过来玩玩的,得知他也是个算命的,而且还在自己的地盘给人算卦,这叶先生立马就不干了。语气立即就重了起来:“小兄弟,这是我的摊位,麻烦你让让。”

     见来人要赶他们走,魏兰当然不肯,针对锋相对的说道:“为什么要让你,我们来这里摆摊是乔管事安排的,要不然你去找乔管事去。”

     “我不管乔管事还是李管事,就是天王老子来,这摊位你也必须马上给我让出来。要不然你们可别怪我以大欺小。”俗话说,同行是冤家,见这小瞎子也是个算命的,这可是他好不容易弄到的风水宝地,岂能让别人给占了去。

     一个不让,一个强迫别人让地盘,一来二去,就拉扯了起来,不知道是这姓叶的老者自己滑倒还是他自己撒波之故,魏兰和他在拉扯过程中,这老者突然摔倒了。

     这老者摔倒之后,立即哎哟哎哟的叫唤起来:“救命啊,打死人啦。”

     袁易听到老者在地上这哀嚎的声音,因为看不到眼前的情景,心中有些着急,而魏兰更是没有见过这种情况,一时间两人呆立在卦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