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桃花运
    ()    一入卦门深似海,过程虽然枯燥,但卦意却浩渺如烟,算计万千。此时的袁易只是依托天赋而刚刚入门,与其祖上卦令天地的大能之境相比,他只能算得上人生开始迈出的第一步,所以,怎么能不断的训练,不断的提高自己的卦术是他最困惑的。

     李洪峰经过半个月的努力,终于把回乡省亲这些时间内,将军府上落下的公务处理完毕。高强度的工作,让李洪峰觉得非常累,下午将军又要下军营视察,手边事不多,李洪峰便告假回家休息。

     郭仪将军爱兵如子,见李洪峰见忙得不成样子,心中也是不忍,便安慰他趁他不在府上的时候,多休息两rì。

     李洪峰的官轿还没到家门口,守在门口的家丁就开始大声的通知府里人:“大人回来啦……”

     听到家丁的禀报,李安就立即带着一众下人出门迎接。见到官轿落地,李安立即前去帮李洪峰掀起了轿帘,问候道:“大人辛苦了。”

     嗯,李洪峰应了一声,在家丁的陪同下,走进了家门。

     “父亲,请喝茶。”

     在前厅一落座,李天书就立即将董氏泡好的茶送到父亲的面前。

     对于这个过嗣过来的儿子,李洪峰也非常满意,摸了摸他的脑袋,问了几句学业上的事情后,便让他回房温习功课去了。

     端起茶盅喝了两口,见到李安站在那里好像有话要说的样子,李洪峰便开口问道:“李安,这几rì府中是否有事发生?”

     李安是李洪峰从李家庄带来的,是本村的本家,早年是他的书童,如今早就成为府上的管家,府上的大小事务都是李安一手cāo办,这次天书过嗣也是他的建议,所以李洪峰对他非常信任。

     “回大人,这些rì府上并无大事发生,只是……”李安yù言又止。

     “只是什么?”李洪峰没等他说完,直接问道。

     “上次途经洛南时遇上的两个孩子,在府上已经有些时rì子了,不知道大人准备如何处置?”

     “嗯,你不说起我到是忘记了,李安你有什么想法?”

     “大人,这小兰姑娘我仔细问过了,年方十二岁,少爷房内还缺个丫头,我建议把小兰留下来。那个叫袁易的少年年方十三,留在府上可以是可以,只是他是个瞎子,可能还需要人照顾,再说大人的俸禄又不是很厚,我看多少有些不便。”

     “容我再想想吧,你现在把他们二人叫来,我先问问他们再来定夺。”

     李安领命退下了,不一会儿,便领着袁易和魏兰来到了前厅。

     官宦人家有官宦人家的规矩,袁易和魏兰在这段时间内也学会了不少,跟着李安来到前厅后,见到李洪峰端坐在前厅,袁易和魏兰立即跪地请安:“草民袁易/民女魏兰,拜见大人”

     “起来说话。”

     是,两人应声起身退立。

     “你们两个到府上有些天了,住的习惯不?”

     袁易没说话,小兰摇了摇头。

     见到小兰摇头,李洪峰有些意外,立即柔声问道:“小兰,在府上有人欺负你了?”

     小兰赶紧摆摆手答道:“大人,没有啊!小兰只是想爹爹和母亲。”

     嗯,刚十多岁的孩子,离开了父母孤身在外,如果能够习惯那到是让人奇怪了。李洪峰点了点头,表示认同,又回头问向袁易:“袁易,你住得怎么样?”

     “回大人,草民这些天一直在思考今后如何生活的问题,不过现在已经有了定断。”

     袁易的答话显然引起了李洪峰的兴趣,神情也轻缓了很多,连忙问他有什么想法。

     “回大人,草民准备在街头以问卦为生,以此来养活自己和妹妹。”

     “问卦?”听到袁易的答复后,李洪峰大吃一惊,随即又哈哈大笑起来:“你小小年纪会帮人算卦?”

     袁易算卦的能力魏兰是非常崇拜的,一听到李洪峰置疑他小易哥哥算卦的能力,立即抢着说道:“小易哥哥算卦可厉害了,以前我家的牛不见了,小易哥哥一算就知道在什么地方。”

     看魏兰一脸认真的样子,看来所言不虚,不过李洪峰还是不太相信,有些疑惑的问道:“还有这事!是真的吗?”

     “是的大人,草民打小就跟在爷爷后面学八卦之术,所以对算卦的确略知一二,若大人不信,可以考校一二。”

     李洪峰虽然将信将疑,但见到袁易一付信心满满的样子,还是引起了他的兴趣,立即对李安招招手。等李安到了身前后,指着李安对袁易说:“这是我的管家,你来给他算算,看你算的准不准。”

     “好”袁易应了一声后,便对小兰说道:“小兰你帮我扶到桌子边,我好帮李管家算上一卦。”

     旁边的家厅听闻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要给管家算卦,大家都围了上来,也早有人搬了一个小桌和两把椅子,让袁易和李安坐了下来。

     听到李安也坐下来的声音后,袁易便问道:“管家,你想用生辰八字算卦还是通过六爻算卦。”

     李安以前也上街找人算了一卦,不过听算命先生断完卦之后,差点带人把人家的摊子给砸了,从此对算命一说再也不信了,不过这次是大人安排的,他当然不便推脱,于是便随口说道:“生辰八字吧,这样简单一点,我属鸡,丙酉年二月初七卯时出生,你算算看吧。”

     听到管家报出生辰八字之后,袁易立即陷入了沉思,左右手的手指不停的掐算着。

     看到袁易的神情,周边的人都在心里偷偷笑的看着这个十多岁的少年,他此时的样子简直就和街上算命的那些江湖术士一样,活脱脱的是一个江湖小骗子。不过由于李洪峰也在身边,他们也不敢笑出声来。

     袁易掐算的时间不是很长,很快便开始解起卦来。

     “通过生辰八字算卦,主要是通过命、运和势三个方向来给人推断吉凶祸福的,年定命,rì定运,时定势。酉为兑丙为离,离为火兑为泽,泽含水,水火相容。水在上火在下,水多则火灭,火在则水干,这喻意管家一生必须处处小心,行事当需左右逢源,不可偏颇一方,需认真行事才对,想来管家早年应遭受劫难,幸逢贵人相助才得以平安,生活中应喜忧相伴,往往喜事未尽,忧事便来,不过一辈子行事到也颇为顺心,可以说的上中等之命。”

     袁易把李安的命理一说完,还没说运,就听到边上的家丁们开始叽叽喳喳的小声议论起来。袁易的这个命理断的就连李洪峰都认为很准,作为一个管家,在府中行事就如同如履薄冰,过了,家丁们不开心,不够东家不开心,真就和水火相容一个道理。

     李安的心里也在嘀咕,他虽然不相信算命一说,但袁易的话他的确听进去了,特别是讲他小时候遭受劫难,喜得贵人相助,生活中经常喜忧相随,生活到现在基本上都比较顺心。他小时后父母亲因病先后去世,因为老员外的开恩让他做了大人的书童,自此后生活一直都很顺利。他原来还不想听的,听完这一段之后,他已经对下面的内容已经产生了非常浓厚的兴趣了。

     “你们别吵了,让小易接着说。”见到大家还在议论,李洪峰发话了。

     “再说你的运,二月开chūn,chūn雷初响,谓之震,七rì合九宫之数为之兑,合为归妹,从卦象上来说,这是凶兆,诸事不利啊?不过……”说到这里,袁易停顿了下来,心中有些疑虑,按理说李安应该没有诸事不利的情形会发生啊,怎么会出现归妹的卦象呢?

     听到袁易说出李安的运气出现凶兆,行事会诸事不利的时候,李洪峰摇了摇头,李安也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一直认为算命是骗钱的的观点是正确的,前面这小子所说的命理应该是他瞎猫碰到死耗子,或者听其他家丁说过自己的事情,被他记在心里了。正准备出口让袁易别在继续算下去的时候,袁易一拍脑袋,大叫了一声:“哎呀,我弄错了。”

     周围的人被袁易弄的一惊一乍的,看着他的样子,李洪峰也笑了起来,赶紧说道:“错了没关系,赶紧继续说。”

     “我说怎么会出现归妹卦呢?原来是桃花之运,震为动为长男,兑为悦为少女,以少女从长男,产生爱慕之情,有婚姻之象。想来管家是遇到心爱之人,应当是只是人家姑娘比你年纪小几岁,人家家长不太同意,你应当正在为这事犯愁。我说呢,为何出现诸事不利之运。”

     袁易信心满满的说完,可旁边的家丁和李洪峰都哈哈大笑起来,笑话,李安怎么可能走桃花运,这府上府下谁不知道,李安除了给府上罢办物件外,几乎是不出府的,怎么可能认识到大姑娘。

     董氏还和李洪峰讨论过,李安已年近三十了,还未成家,董夫人正准备帮他物sè一个呢,这事李洪峰再清楚不过了。

     听完袁易的解卦之后,李洪峰摇了摇头,正准备出言制止让袁易不要再说下去的时候,他发现李安的神情不对了。刚才还一脸无所谓的态度,此时完全可以用惊恐来形容。

     难道袁易真的算对了?不过李洪峰还是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