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大不敬之罪
    ()    客人在自己店里要被人打,这是赵老板最不愿意看到的,连忙张开双臂准备上前拦住王昆等人。可他刚一伸出胳膊,突然眼前一花,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隔壁房间内同时跑出了七八个人,居然把王公子几个给团团围住了。

     王昆等人一见有人要出来和他们群斗,自然高兴不过了,可万万没想到的是,还没等他动手,身边这来号人就一个个就倒在地上了,群嚎不已,当然他自己也没有交到好运,还没看清谁动的手,秒只觉双腿一软被人家摞倒在地。

     真TMD憋屈,被人打了还不知道动手的人是谁,可遇上高人他也无能为力,只好躺在地上眼巴巴的看着自家少爷。

     王重啥时候见过这等架式,人家虽然没有打他,可他的双腿立即哆哆嗦嗦的发起抖来。

     见到王重的样子,那个叫四爷的男子顿时笑了起来。“我道王公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原来也和仙居宫的燕汤一样,都是假货,哈哈不过如此。”

     “四爷,南风该死,打搅您的雅兴了。”这个叫南风的中年人躬身对四爷说完歉意之后,立即转身对从隔壁过来的几个人随意的挥了挥手,用异常严厉的口气说道:“带走。”

     “是!”为首之人双手一抱拳,领命之后立即把王重一干人等拖了出去。

     这一瞬间的变故太大了,赵老板完全呆住了,王公子他们就被人家给拖走了,过了好久才缓过神来,这才意识到不妥,立即哭天喊地的朝门外跑去,口中还不停的高叫着:“使不得啊,那是府尹大人的公子啊……”

     人都走完了,房内顿时安静下来,又人便先后坐了下来,对座而饮,相交甚欢。

     “四爷,南风斗胆问一句,不知四爷准备如何处置这王少爷?”

     “天机不可泄露,你就在这里静静的陪孤王喝几杯,等着看戏便是。”

     听四爷这么一说,南风一拍大腿,猛的从凳子站了起来,竖起大拇指,叫道:“高,高,四爷实在是高。这洛阳府尹一直是二爷手下的得力干将,如果我们能以此子让他改投四爷门下,四爷这次洛阳之行便是大获丰收啊。这真是天意啊。天意如此,他rì四爷定能……”

     听南风这么一说,四爷连忙摆了摆手,长叹一口气,眼神中顿时就犹豫起来。

     赵老板紧赶慢赶的追到门口,发现王公子等人早已被人带走不见人影了。这可把赵老板给急坏了,王公子在自己店里被人抓走了,要是府尹大人怪罪下来,他吃不了可就兜着走了。好在楼上的两位爷一时还没走的迹象,这让他稍稍放下心来,吩咐伙计好生照顾楼上两位爷之后,他自己则赶紧朝府衙跑去,这件事情他必须第一时间亲自向府尹大人汇报。

     赵老板赶到府衙的时候,府尹大人正在后堂陪老母亲吃饭。王老太太也喜欢吃仙居宫的燕汤,每次王老太太想喝燕汤的时候,赵老板都是亲自送过来,所以王老太太对他也是熟悉。

     赵老板跌跌撞撞的跑进后堂后,立即把他看的情况一五一十的报告给了府尹大人。刚一说完,王充王大人还没说话,王老太太一听到孙子被人抓走了,顿时拍着桌子哀号起来:“我那苦命的孙子哎……”

     洛阳府尹王充儿子虽然跋扈,但王大人自己却是个地地道道的孝子。王充也是穷苦人家出生,父亲英年早逝,母亲只身一人靠在街人给人缝补衣裳将他拉扯大。王充也是用心刻苦之人,知道母亲不容易,学业也是非常用功,考取了功名,走入官场一步一个脚印的做到了洛阳府尹的高位。

     儿子王重的禀xìng王充是知道的,无奈这王重是老母亲心中的宝贝,含在嘴里怕烫着,吐出来又怕冻着,每当他要教养自己儿子的时候,老母亲都激烈相护,久而久之就成了现在这付模样,好在自己的儿子禀xìng并不是太坏,最多也只是在街上打打架,逛逛窑子,象那种欺男霸女,强抢民女这等伤天害理之事到也没做过。

     听到赵老板把事情原委一说,心中也知道肯定是自己的儿子仗势欺人,惹上了不该惹的人。不过让他奇怪的是,人家明明知道是他洛阳府尹的儿子,居然还敢明目张胆的将自己的儿子带走,一时间他还真想不出洛阳城内有这么样的一号人物。

     见到王充有些犹豫,王老太太又拿出了自己的杀手杀手锏:“充儿,你还不快去把我的宝贝孙子给救回来,要是我的孙儿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也不想活了,我的命咋就这么苦哎,白发人送黑发人哟……”

     王老太太的哭声,越来越不像样了,就连赵老板听了之后都直打寒战。

     “母亲大人,您别哭了,身子骨要紧,我这就去把重儿救回来。”说完对两个的下人使了个眼sè。见到旁边伺候老夫人吃饭的丫环将王老太太扶进内室后,王充立即跟在赵老板的后面翰仙居宫走去。

     府尹大人出门,排场自然小不了。呼啦一下,当差的差人、府衙捕块、家丁一行几十号人浩浩荡荡的跟在府尹大人后面朝仙居宫踊去。

     仙居宫天字一号房正对着东都大街,街上的场景一览无余,看到此情此景,四爷和南风先生两人对视一笑,继续对饮起来。

     众人来到仙居宫门口时,早就候在那里的店中伙计立即告诉赵老板,天字一号房的客人仍然在房内。了解这一情形后,王充的心中已经十分清楚,人家既然敢公开抓了自己的儿子后,还能如此随意的在房间内喝酒,显然是等着自己上门呢。而且他也断定,人家的官职定然不会比他小,甚至还大的多。

     一想到这里,再想到家中的老母亲,顿觉头大如牛,可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啊,人家等着自己呢,他不上又能如何?不过他也比较小心,交待下人都在酒楼外候着,自己只带着府中师爷,一主一仆二人朝楼上走去。

     推门一看,发现房间内是贾南风和一个年青人。贾南风他是认识的,虽然官职和他一样,都是从二品,并不比他高,可人家那是皇帝身边的近臣,那地位自然比他高的多。一见到贾南风,顿觉大事不好,虽然两人平时交集不多,但大家都在官场混的,谁跟谁一条路大家都心知肚明。事已至此,再想其它的也没用,王充立即上前躲身招呼道:“不知南风兄莅临东都,王充未曾远迎,还望恕罪。”

     “王兄言过了,说抱歉的应该是贾某,贾某到东都来未曾拜访府尹大人,当是南风失礼了。”

     “南风兄客气了,大家都是同僚,今rì既然有缘相会与此仙居宫,不知南风兄能否赏点薄面,允王某借花献佛,敬南风兄和这位小兄弟一杯。”说完,便示意师爷去拿一付碗快过来。只王充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他是贴着老脸过来陪酒,以此来给贾南风陪罪,希望他能放过自己的儿子。

     贾南风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把头转向了端坐在正中位置的年青人,言下之意已经十分明确,这里不是我说了算。

     刚进门时,王充还是以为在坐的这个年青人可能是贾南风的晚辈,可当他正面打量这年青人时,才觉得大错特错。只觉这青年人器宇轩昂,气质非凡,神情俊朗,举止优雅,隐约中还有王者之气。他不由得细细打量起这年青人,刚开始只觉得有些面熟,可越看心中越惊。

     突然心中一动,顿时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身影,这一想不要紧,当他想出这个结果时吓得一身冷汗,顿时扑通一声,双膝跪到了地上,口中高呼道:“下官洛阳府尹王充见驾来迟,还望王爷恕罪。”说完接连三个响头。

     见王充如此模样,贾南风也不禁点了点头,都说这王充能够左右逢源,号称洛阳常青树,今rì一见果然不一般。

     四爷见到王充能够认出自己,心中也是一惊,不过脸上并未有丝毫显现,而是拍了一声指袖而起,怒斥道:“王充,你好大的胆子,本王来洛阳体恤民情,你居然纵容儿子冲撞本王,你就不怕本王治你大不敬之罪?”

     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位是几王爷,但他这一怒,着实把王充吓个够呛,立即再次连连叩首告罪:“下官不敢,下官该死,下官教子无方,冲撞王爷,实当死罪。”

     贾南风见王充真的被吓坏了,立马走到四王爷面前替王充求饶道:“王爷息怒,洛阳府尹王大人一向治理有方,您在洛阳城内也看到了,洛阳城移民百姓都安居乐业,这都是王大人的功劳,再说冲撞王爷的只是王大人的儿子,依下官之见是否可以免去王大人这大不敬之罪,还请王爷三思。”

     “哼!”四王爷鼻中怒哼一下,一付怒气未消的样子坐了下去。

     见到四王爷坐了下来,贾南风赶紧提醒跪在地上的王充道:“王大人,还不快谢过四王爷。”

     听贾南风这么一说,王充立即再次三叩首,然后跪着对四王爷说道:“谢四王爷免罪之恩,下官定当恪守本份,勤守公务,力保洛阳百姓平安,以谢天恩。”

     四王爷怒气似乎消了一些,喝了一口茶后,瞟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王充道:“起来吧,别在地上碍眼。”

     “是”,王充应了一声后,唯唯诺诺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犹若待宰羔羊一般,怯怯的站立在一旁,等候训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