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噩耗
    ()    因王充已决定跟随唐琰,所以贾南风早就通知护卫将王重从死牢中给放了出来,不过由于唐琰宴请王充的晚宴上,三人所谈事情甚为机密,所以贾南风没有知会王充,直待宴罢,才让王充自行去将王重带回。

     王重下午被带到怡园内的一个房间后,除了门口有两个雄武有力的护卫守着外,没有任何人和他说话,也不告诉他为何要带他到这里来,这让王重在房间内坐如针毡。

     虽然这里比牢房内的条件好多了,但毕竟还是被关押着,再说人家把自己从牢房中带出来的时候,什么话也没说,他心中也没底,一直还想着会不会明天一早就被拉去砍头。

     虽然被关的时间只有一天,对王重还是造成了极大的影响,昨rì还是高高在上的王家公子,今rì就成了阶下囚,让他如何能够适应。

     晚餐时候,护卫用一个膳盒送来了一顿非常丰盛的晚餐,看到护卫拿出来的菜时,王重心中暗叫一声“不好”,这最后的晚餐都送来了,看来明天真的要被杀头了。此时他的心中已然非常悔恨,后悔自己没有多听父亲的话,多读书,少泡妞,中举人,考功名。可世上哪有后悔药可吃。

     不过王重的心里还是非常不甘,认为自己并没有放什么大错,人家骂自己没有教养,他去找人家理论,这何错之有?要说错,那就是人家比自己的父亲更有权势。

     一提到权势,他就想起昨rì给自己算卦的那个少年,人家给自己算的那么准,自己不仅砸了他的卦摊,还差人赏了他几耳光,自己不也是仗势欺人吗?

     想着想着,他索xìng不想了,反正明rì就要被杀头了,再想其它的又有何用。不过他隐隐约约又有些担心,父亲会不会也受到他的牵连,如果那样,他真是死不足惜了。

     王重知道根据惯例死囚在行刑的前一晚,会被安排与家人见上一面,看着渐渐黑去的窗外,他是既焦急又徘徊,在心中期盼家人能够快点过来。如果父亲能够来,说明父亲并没受到他的牵连,他一定要和父亲说声对不起,希望来世能够再做他的儿子,再回报他的恩情。如果父亲没有来,只是管家或者nǎinǎi过来了,他都不敢想像,他如能能度过这人生中的最后一夜。

     终于外面响起了脚步声,王重立即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侧耳一听,是父亲的声音,确认是父亲过来看他后,他激动万分,连忙隔着房门就高声的喊了起来:“爹爹,我是重儿啊,我在这里。”

     不一会儿,门吱呀一声打了开来,王充带着两个护卫进来了。

     见到王重的样子,王充是既痛又恨。痛的是只是一天功夫,儿子的神情变得如此颓废,原来高傲的公子哥,就象一只战败了的小公鸡一样,蔫在那里,双眼没有一点神韵。恨的是因为这不争气的儿子让他陷入不忠不义之境地。扬起手准备上前给他两耳光,想想还是放下了。叫了一声“孽障”,便转过身,头也没回的离开了房间。

     王重知道父亲是真的生气了,连忙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声叫道:“爹爹!孩儿不孝,连累父亲了,孩儿自己犯下的错自己承担。孩儿只是希望父亲能够保重身体。来生若时有缘,孩儿希望还能做您的儿子,来生孩儿定当发奋图强,不负父亲的嘱托……”说着说道,王重已经泣不成声了。

     王重的哭声,听在耳中,却扎在心里,王充也流泪了,不过这泪他流的非常开心,经此一劫,他的儿子长大了。想到这一点后,他加快了脚步,离开了。

     王充的两个护卫是来带人回府的,大人走了,少爷还在这里呢?见王重哭瘫在地,赶忙上前把王重扶起来,叫道:“少爷,起来跟我们回府吧?”

     王重正伤心yù绝呢?可两人的话显然让他一愣,下意识的问道:“我不是明rì景要行刑吗?如何跟你回去?”

     “少爷,王爷大人大量,已经不计较你的不敬这罪了,你现在就可以跟我们一起回府了。我们快一点吧,老爷还在外面等着呢。”见到少爷还未回过神来,两人只好再次把来意说清楚些。

     没想到天堂和地狱的距离居然如此之近,听两人这么一说,王重顿时懵住了,只能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在两外委会护卫的搀扶下,朝外面走去。

     袁易今天在集市上给一个豪客算卦,那豪客居然打赏了十五两银子,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李安的耳中。

     李安得知这一消息后,心中也是非常高兴,刚好看到李洪峰大人回府,赶紧把袁易最近的消息透露给李洪峰听。

     李洪峰听过之后,点了点头表示不错,想了想后又对李安说道:“没想到这小子还真有一手,你差人去看看,如果这小子回来了,就把他带过来,我要找他聊聊。”

     “好的,大人,我这就叫人去办。”李安点头应承了,却没有立即动身。

     主仆二人的禀xìng,双方早已熟悉,所以李洪峰立即知道李安还有话要说,便问道:“还有什么事,就快点说吧。”

     “大人,今天8月12了,再过三天就是中秋节了。”

     “我知道,怎么啦?”

     “上次袁易给我算命的时候,大人你应承过,说有空的时候……”

     “哈哈哈,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你是想在中秋节前把事情定下来是吧?好,明rì我便有空,明rì老夫亲自给你保媒。”

     “如此多谢大人,小的这就去看袁易回来没。”说完兴奋的撒着欢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看着李安的背影,李洪峰也笑着摇了摇头。

     李安出去的时候,正赶上魏兰扶着袁易两人一脸沉重的从集市回来,李安赶紧截下他们,把二人带回李府,叩见长史大人。

     见袁易和魏兰正准备下跪请安,李洪峰挥了挥手说道:“这是在家里,礼就免了。”

     “谢大人!”魏兰和袁易二人谢恩之后,便退到一边听候李洪峰的问话。

     见两人站定,李洪峰开口问道:“袁易,听说你昨rì在集市被人打了,可有此事?”

     袁易赶紧答道:“回大人,确有此事。不过此事已经过去了,小人不想再提了。”

     “嗯,不错,你小小年纪就能懂得为人处事不能计较一时得失,这点你做的不错。”

     “谢大人厚爱。”

     听袁易这么一答后,李洪峰呵呵笑了两声,话风一转继续问道:“我又听说今rì上午在集市上,你给人算了一卦后,客人非常高兴,还给了你重赏?”

     “只是一时运气而也,当时小人只是根据客人的卦象依实相说,可能说中了客人的心事,这才有了客人打赏一事发生,纯属巧合罢了。”

     “袁易,你不用担心,我也没有恶意。现在想想,当时在考虑如何安排你兄妹二人时,我本准备安排你在府中做点杂事,你一再坚持说要靠算卦为生,虽然心有疑虑,我还是没有强迫于你,如今想来,你的决定是对的。既然你有此天赋,理应坚持下去。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只要你坚持下去,也会有一番建树的。”

     李洪峰的这番的确出于内心,袁易听完之后,心中很受感动,从李洪峰身上,他再次感受到了那种只有爷爷身上才有的那种关爱之心,立即上前一步跪地答道:“多谢大人教诲,袁易一定时刻铭记在心,不忘大人的再造之恩。”

     “老夫膝下无亲生子女,若有子女想必也会和你们这般年纪,见你们孤苦怜仃,老夫甚是怜惜,哎,不提也罢。”说完之后李安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又对李安说道:“李安,无事时,你便多照顾一下他们吧。每逢佳节倍思亲啊,大后rì中秋之夜,让他们二人也一起来府上吃团圆饭吧。”

     “好。”李安点头应承了下来。

     不过听到李洪峰提到中秋,袁易和魏兰两人却都是一惊,怎么这么快就到中秋佳节了?在他们的记忆中,他们听从爷爷的安排去村西崖下时,才六月底在洞中耽搁两三rì,加上路上和在洛阳的时间,最多也仅一个月左右,按理说现在应该是7月底啊,怎么会到中秋节了呢?难道在那山洞之中的那一觉睡了有二十多天?这怎么可能?除非他们进了仙境。

     袁易想到了,魏兰虽然小,但也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只好彼此用眼神求证一下,当发现对方都显得很诧异时,顿时茫然起来。

     李安见两人听完李洪峰的话后都愣在当地,连忙提醒道:“怎么都不说话呢?还不快谢过老爷。”

     两人心中一惊,连忙躬身谢道:“谢过老爷。”

     李洪峰摆了摆手,叹口气说道:“不用谢啦,这是老夫应该做的。老夫既然把你们带回洛阳,就应该对你们负责。魏村事发已近一月,到现在还没有查到任何线索啊,老夫是愧对你们的先人啊。”

     嗡的一声,袁易的脑袋立即象炸裂了一样,这是他和魏兰到李府后,李洪峰第一次谈起魏村之事,而且还是以先人代替,难道爷爷、三伯、三婶他们都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