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问明身边无奈事,卦点天下有心人
    ()    尽管有些疑惑,但李安到底有没有交到桃花运,李洪峰自己也不清楚,只有当事人才能给出答案,李洪峰便故作严肃的朝李安问道:“李安,你说说看,这桃花运小易说的对不对?”

     “这……这……”李安吱吱唔唔了半天没有说出来。

     “大男人的有什么事不好说的,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婆婆妈妈的干什么?”李安如此神情让李洪峰有点生气,说话的语气也重了些。

     “回大人,小人最近的确看上了一个姑娘家的,我们两人都挺中意的,只是人家姑娘只有十九岁,他们家长觉得我年纪大就是不同意这门婚事,我今天还想着看大人什么时间有空,准备请大人帮忙给说洽说洽。”

     看到李安此刻小女人一样扭怩的神情,李洪峰哈哈三声大笑,当即点头同意。

     见到袁易这时运也算准了,边上的家丁就在一边催促袁易赶快给算算管家的势,甚至有家丁见袁易算的辛苦,特意泡了一杯茶,递到他的手中。

     “谢谢。”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袁易接着说了起来。

     “卯时为rì出之时,也是人一rìjīng神最旺之季。rì出为震,神健为乾,合为异卦。异卦合势为力,表明求卦之人近期气运较盛,成事可期,不过yù成大事,必先凝聚力量,应当团结身边之人,合众人之力,共举大事,如若不然单凭一己之力,则劳心劳力,事倍功半。总的说来,要恭喜管家了。”

     前面的话大家都能听的懂,可最后这势让大家犯糊涂了,这李安作为一个管家会有什么大事可做,而且还要合众人之力。听不懂当然要问,大家都要让袁易讲一讲最后这势是什么意思。

     袁易挠了挠头,一脸无辜的说道:“大家别问我,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根据卦象上来说,具体为什么有什么事发生我也不知道。”

     “你知我不知,你不知我知。吉凶祸福我知,一二三四不知。”这段话是袁易初学卦时,爷爷教他的,可他一直都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不过今天他多少明白了最后一句的含义,算卦人只知道吉凶祸福,而至于为什么出现吉凶祸福,出现什么样吉凶祸福,算卦人就不知道了,最起码象袁易现有的卦术是算不出来的。

     想到这里,袁易心中又犯起了迷糊,一二三四不知,不知道祖辈的大能知不知道呢?

     袁易答不上来,家丁们又急着想知道,场面一时有点混乱。李洪峰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停下来。

     看到大人的手势,众人立即安静下来。李洪峰顿了顿说开始对袁易说道:“你说你会算卦,能以算卦为生,起初我并不相信,不过经你给管家算的这一卦,我基本相信以你这个水平养活你和小兰问题不大,不过我见小兰聪明伶俐,我准备让他在我的府上作我家天书的丫环,而且我也向你们保证,你们亲人的讯息我一定帮你们查找到。至于你,我看就不要出去摆摊算命了,那毕竟是下等行当,我看你就跟在李安后面打打杂,有什么事你就帮一帮,没什么事你就研究研究你那算卦之术,你看如何?”

     李洪峰作为一个堂堂四品长史,能够用商量的口气对一个只有十三岁的少年来说,实属难得,他能做到这一点也是被刚才袁易那一卦所折服。

     “谢谢大人的好意,实非草民不愿意,只是祖上有训,凡子孙有天盲者,定当以问卦为生,不过我还是非常感谢大人的大恩大德。”

     “你……”李洪峰有点生气,不过随即他也想到了一点,一个孩子就能有非常jīng准的算术,祖上必定有悠久的传承,如果让其不尊祖训,的确也说不过去。想了想,继续说道:“小兰现在是你唯一的亲人,我想把小兰留在府上,你这个作为兄长的,是否愿意?”

     “谢谢大人厚爱,小兰能够留在府上,比跟在我后面吃苦要幸福多了,我当然愿意,只是希望大人能够厚待我这妹子。”

     听到袁易这么一说,小兰立即放声大哭起来,“不,小易哥哥,我不要留在这里,我要和你在一起,吃再多的苦我也愿意。”

     已经失去父母了,眼下又要失去这个唯一的哥哥,小兰幼小的心灵怎么可能受的了这么大的打击,随着她那撕心裂肺的哭叫声,很多家丁也都跟着落泪了。

     见到小兰哭的如此伤心,袁易也心如刀割,立即循着小兰的哭声,摸索着跑到小兰的身边,一把将她抱住,哭诉道:“小兰,别哭,哥不丢下你,到哪都带着你,好不好?”

     “这……”看到眼前的场景,李洪峰一时无语了。

     “大人,府上隔壁有户人家前些天搬走了,有三间空房,正委托我帮他们把房租出去,要不就先租下来给他们住,这样小兰白天可以在府中照顾少爷,晚上回去还可以照顾一下袁易,以便他们兄妹二人互相有个照应,你看如何?要不这兄妹二人太可怜了。”说完之后,李安都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若不是受当朝律法所限和怕同僚闲话之困,我到时想让小易就住在府中,哎,也只好如此了,李安,你抽空就多关照关照小易吧。”李洪峰长叹一口气,有些失落的起身回后堂去了。

     一张桌子,一个卦盘,六枚铜钱,外加一对白布制成的旗幡,摆在了李安给袁易租住的三间平房门前,这便算是袁易的道场,这一切当然是李安帮他置办的,用李安的话来说,这些就当是之前帮他算的那一卦的卦资。

     长史府虽距将军府不远,但也相对偏僻,若不是一对白sè旗幡上写着“问明身边无奈事,卦点天下有心人。”的对联,很难让人想像这是求卜问卦的地方。

     袁易是个天盲,从来也没见过大街其他卦师的行头,不过他还能记得爷爷曾经给他讲过作为一个卦师的基本装扮。青sè长沙、青sè头巾,黑底布鞋,就是他此时的装扮,颇有卦师之风,只是身材过于矮小,让人很难想像一个十多岁的孩子就能帮人算卦,多少有些突兀。

     袁易在门口整整坐了七天,没有一个人找他问卦,这让他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刚开始,袁易以为别人不知道这是算卦的地方,可后来有几个人想来算卦,可看到算卦之人只是他这个十多岁的孩子时,立即拔腿走人,这让袁易有些哭笑不得。

     没人求卦,自然就没有收入,袁易的心情也是非常不好,白天坐在卦案上,他还可以笑脸迎客,晚上一收摊,他就非常犹豫,甚至在想自己坚持以帮人算卦来维持生活的这条路是否正确。不过他只会算卦,如果不算卦他又能干什么呢?

     李府的几个家丁没事的时候,也会过来袁易这边坐坐,这几天过去了都没开张,大家也挺心痛这孩子,于是便七嘴八舌的给袁易支招。大家一致的意见便是袁易现在摆摊的位置有点偏,应该搬到城中集市上去,那里来往人多,生意肯定会好很多。

     话虽这么说,可要想在集市上寻个摊位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的到的,这衙门要收税,强人要收费,再说这寸土寸金之地,没有本钱是肯定行不通的。虽然李大人在这洛阳城内还有点地位,如果让李大人开金口给他找块地,这多少说不过去,最少不合他的身份。

     袁易的难题,很快就传到李安的耳中,作为一府的管事,李安自然八面玲珑,最主要是他知道这袁易肯定是个奇人,在听闻袁易的困境之后,他便留了个心眼,一rì去集市办差,便抽空向集市管事之人问了问。

     凑巧的是,还真有这么一个地方。在这集市中原来有一个帮人算卦的,这几天没见人,可卦摊都还在。

     郭将军在洛阳那是威风八面,李洪峰又是郭将军身边的红人,这在洛阳城有一定层面的人都清楚不过的,这李府中的管家,大家多少都给点面子。反正摊位也是闲着,谁用不是用,等那算卦之人回来后,袁易再让出来不就得了。集市管事的头姓乔,李安掏了一两银子给到乔管事之后,这事就这么说定了。

     当袁易听到这个消息后,心中大喜,第二天一大早便跟着李安后面早早的来到了集市。乔管事一见到袁易立即乐了:笑着对李安说:“李老弟,这不是个孩子吗?还会替人算卦,你这是在府中没事干出来找乐子吧?”

     “乔管事,我李安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吗?前些天我这小兄弟就给算了一卦,真是配服的五体投地,要不这样我也不会过来麻烦你老人家。”

     “别介,李老弟,我可把丑话说在前面,我虽然是这集市的一个管事,你也知道,这集市上人多口杂,万一这小兄弟算不不准,出了什么事,我可负不了这个责,到时候你可不能怪我。”

     听乔管事这么一说,李安还真的觉得有点悬,一时有点犹豫。

     虽然看不见,但袁易还是听出来一点端倪,赶紧说道:“李大哥,你放心吧,虽然不知前生后世,但一般的吉凶祸福我还是能断的出来的,不用替我担心。”

     听袁易这么一说,乔管事也没再说什么,立即叫来了一个手下,带着李安和袁易去了那个卦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