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卦师之道
    ()    茫茫的黑暗中,袁易再一次醒来。摸了摸身上,发现是被子,想来应该是睡在床上,这是在哪里呢?对现在他身在何处的疑惑只是一瞬间的事,思绪立即被此前的记忆带了回来,想到爷爷生死未卜,不禁失声痛哭起来。

     记忆中,当他和小兰等河水退却之后再次回到魏村时,除了四周都是烧焦的气味外,听不到一个人的声音,这让他们非常惊恐。跟在小兰后面上上下下将村周边所有的地方都找遍了,仍然看不见一个村里人。两人顿时被吓得六神无主了,小兰一吓立即哭着喊爹爹和母亲,袁易也哭着找爷爷,哭着哭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袁易的哭声惊动了李洪峰,在下人的带领下,李洪峰走进了袁易所在的船舱。

     此前根据属下对村庄周边调查回来的报告,李洪峰得知整整一个村子七十二条人命都被人一剑毙命,而且附近有还有大量官兵活动的痕迹。显然这里的惨剧是与官兵有关的**而不是天灾。

     是什么人这么大胆进行屠村呢?想到目前朝廷动荡的局势,不由得不让他深思。属下后来又在村后的山坳里,发现了一男一女两个昏死过去的孩子,看来应该是村中居民。这两个孩子肯定是这起**的重要证人,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命人把两个孩子送到船上后立即起程。

     李洪峰进到船舱后,发现这两个人正抱头痛哭,一个喊着爷爷,一个喊着父母。看到两人伤心yù绝的样子,一样刚毅的李洪峰眼眶也开始湿润起来。

     “别哭了,我家大人找你们问话。”一个差人显然被两人的哭声给弄烦了,出声颇为严厉。

     “别吓着孩子。”李洪峰沉声喝斥下属后,坐到床上拍了拍两人的背,柔声叹道:“孩子,哭吧,哭出来心里会舒服些。”

     也许是有人安慰的原因,抑或是哭累了的原因,袁易和魏兰两人渐渐停止了哭泣。小兰也开始回答李洪峰的问话。

     听完小姑娘的描述后,李洪峰大致明白了事情的经过,两个黑衣人肯定是这起事情的主导者,可这两个黑衣人为什么要带领官兵屠杀全村人呢?他百思不得其解。

     仇杀?显然不对,被杀的人都是普通老百姓,他们能否官府有什么仇恨?谋财害命,更不对,这些老百姓家里都穷的叮当响,别说银子,能吃饱饭就不错了,可这一切偏偏又在眼前发生了。思前想后,他认为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村民们发现了官兵的秘密活动,官兵屠村是为了杀人灭口。可为什么又放过了这两个孩子呢?

     按照两个孩子的口述,他们只是到山洞里玩,山洞被水淹了,他们出不来,前后也只有两三天的时间。可根据官兵驻扎的情况来看,这些官兵显然在这里驻扎了有十几天,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正当他在船舱内苦思悯想分析事件始末的时候,忽然发现船停住了。于是便开口问道:“李安,船为什么停了?”

     “大人,到洛南县了,洛南县令宋大人听闻大人本次从水路返回洛阳,正带领一班衙众在码头恭迎大人,不知大人是否愿意见他。”

     “洛南与渭南相隔仅百余里,这宋县令也算得的上是我的父母官了,我还是出去与他们见上一见吧。”说完,便穿戴好官服,在李安的引领下,走出了船舱。

     李洪峰贵为当朝东都洛阳的四品长史,虽不至位高权重,但对于一个七品的洛南县令来说,自然是高高在上。作为长史,李洪峰的公务一般都在军营,平时与地方官员打交道的不多,不过既然人家率众恭迎,都同朝为官,这该尽的礼节还是要做到的。

     见到李洪峰站立船头,颇有气势,宋平立即躬身请安:“下官宋平拜见大人,迎接来迟,还望大人海涵!”

     “宋大人,不必客气,此次李某省亲返都惊扰贵县,这让李某有愧啊。”

     “李大人您太客气了,大人能来洛南是洛南百姓之福,岂能有惊扰一说。今晨听闻大人今rì路过洛南,下官早已备好水酒,不知大人能否赏面,以让我等有幸聆听大人的教诲。”

     李洪峰此前虽然没有和宋平打过交道,但此次回乡亲亲对此人也略有耳闻,说不上好恶,以李洪峰多年为官的经历,他自然知道广交友人在官场上的重要xìng。正准备点头应允的时候,他突然注意到码头上贴满了的通缉告示。

     告示上的两人怎么这么面熟,难道是……他再次仔细端详了一番,告示上通缉之人不正是船舱内的两个孩子吗?

     一想到这里,李洪峰的心中不禁咯噔一下,心下也当即拿定了主意。

     “宋大人,我也想叨扰贵县,与老弟你把酒言欢,无奈李某此次回乡省亲已经耽搁不少时间了,又加上军务繁忙,看来这次李某是没有这个福份了。他rì宋县令若有机会来洛阳公干,李某定当扫塌以待。”

     “大人客气了,既然大人要务在身,下官就不敢耽搁大人行程了。”说完之后,宋平立即躬身后退三尺,方才直立身体。

     “感谢宋大人的一片心意,李某就此别过。”说完之后,李洪峰便转身回舱。

     见到大人回舱,李安也随即招呼船工收锚起航。

     李洪峰的官船行出好玩,宋平方才转身回县衙。

     刚回到县衙,宋平的屁股还没坐稳,师爷就上前小声问道:“大人,此事不妙啊,这李洪峰的船上我们没有检查,若被赵大人得知,要是怪罪下来,如何是好?”

     “赵大人,一介莽夫而也,人家李洪峰堂堂四品大员,又是郭将军手下重臣,岂是你我能够轻易得罪的?不说你我,就是赵王爷见到他也会以礼相待。”

     “我只是担心……”

     “好了,你不要说了,下次见到赵大人的时候,我会把今rì情形向你禀告的。”

     “那就好。”说完,师爷便请安告退了。

     当朝有东西两个都城,西都长安乃政治中心,而东都洛阳乃经济中心。洛阳土地肥沃、商业繁荣、车水马龙、极尽繁华。历有得长安者令诸侯,得洛阳者得天下之称,以示洛阳对皇朝的重要xìng。

     当朝庙号大夏,建国已有一百余年,始帝以德号令天下,天下太平,百姓安定,四方朝拜,八面来贺。而当今圣上不爱江山,只爱美人,得一宠妃,不理朝纲。今内有蕃郡割据,北有匈奴虎视眈眈,南有蛮夷侵扰,可谓集内忧外患于一身。

     李洪峰是东都洛阳都护郭仪郭大将军的府中长史,郭仪作为都城的守城大将军,自然位高权重,事务繁忙。长史,相当于今天办公厅主任或者秘书长一类的角sè,军中的rì常琐碎之事自然都需要长史相协助处理,作为郭大将军将军府的长史,李洪峰自然也忙的不可开交,诸如下级军官拜见、军事会议召开、军务管理规章制定等等,都得由他来安排。

     不说省市级领导的rì程安排了,就是一个大企业的老总,如果身边一个多月没有秘书或者办公室主任,这工作起来肯定是乱七八槽。所以,李洪峰自渭南回洛阳后,接连十几天都在将军府中忙里忙外,有时连家都没法回。

     李洪峰rì常办公在将军府中,所以他的官邸自然离将军府不远。长史府相比将军府就小的多了,前庭中厅再加上后院,中规中矩,一共也就十几间房。好在李洪峰府上人不多,到也落的清净。

     袁易和魏兰在李洪峰府上已经住了十几天了,李洪峰最近一直公务繁忙,也没有时间来安排这兄妹二人,李洪峰没安排,管家李安也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两人。

     魏兰年纪尚小,又是女孩,失去了父母的消息,孤身在外,原本活泼开朗的xìng格顿时变成一个沉默寡言、满脸忧虑的小女孩,一双明亮的眼睛,看到哪里都充满惊恐。

     袁易这十几天也有了非常大的转变,虽然不知道爷爷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连出家门时爷爷的叮嘱,他时刻都记在心里:为苍生而问,济天下而卦。而将八卦令那么重要的事物给他,不也是在告诉他,让他今后一定要努力学卦,争取向祖辈一样,卦令天下。

     这是爷爷的安排,虽然很匆忙,但他还是能够明白爷爷的一番苦心,而且爷爷此次也多次暗示过他,假如有一天爷爷不在他身边,他一个人一定要坚强,一定要谨记祖训,为民而问,为天而卦。

     在进了李府的这些rì子里,袁易白天陪着魏兰在后院里散步,逗她开心,晚上才努力回忆爷爷此前教他求卦、问卦、解卦和断卦的每一个细节,再重温爷爷给他讲述的卦理和卦意的每一个细节。

     卦理是辩理,卦辞不是非此即彼,而是亦此亦彼,彼此相证,彼此相印。一个人学卦的过程犹若盲人摸相,,只有将整个象身摸遍之后方能断卦,否则只是一点皮毛,往往断章取义,而误人误事。

     作为祖传以问卦为业的袁易,对此自然十分清楚。而且爷爷也曾明确的告诉过他,卦师是练出来的,而不是学出来的,只有不断的通过真实的问卦,再通过事后的印证,再来反推之前问卦的过程,如此反复,持之以恒,方能成为真正的卦师。